1. 首页
  2. 黑枸杞功效与作用

黑枸杞的功效和作用难道是骗局吗_功效真相是什么?

一种产于青海柴达木盆地的小野果,突然间拥有了"抗衰老神药"、"抗癌明星"等耀眼光环。传闻中神乎其神的保健效果和药用价值,引来人们争相追捧,并成为淘金者眼中的摇钱树。这就是青海黑枸杞,伴随过山车一样的行情,刺激了无数人的神经,为之痴迷、癫狂。但如同曾经的天价玛卡,非理性炒作的黑枸杞如今也面临危机——从往年收购价每斤动辄上千元,到今年快速滑落至每斤150元,而且供大于求仍在加剧。泡沫是否面临破灭?黑枸杞是否终将走下神坛?

黑枸杞的功效和作用难道是骗局吗?功效真相是什么?

近日,成都商报记者赴青海格尔木产地进行了调查。虫草据一些经销商介绍,上世纪90年代初,国内市场虫草平均价格为每公斤2000元左右,到2003年上涨至每公斤5万元左右。2007年,飙升至每公斤20万元左右的历史高位。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其价格一度狂泻;但2009年后价格又开始突飞猛进,2012年再度攀升至20万元/公斤。不过,从2013年开始,虫草价格遇到拐点,每公斤平均下跌2万元。至2015年,虫草价格已经连跌3年。玛卡在过去数年内,玛卡一度疯狂,优质的玛卡干片价格上万元,鲜果价格也冲过百元。今年春节之后,成都商报在国内率先爆出,在云南及四川等产地,玛卡价格跟青菜萝卜无异。在攀枝花,绝大多数玛卡待售;在丽江,近6万亩玛卡需要额外收购,种植户损失惨重,无心采摘,任其烂在地里。今年3月份,鲜果每公斤只要7~10元,而去年3月中旬每公斤仍达100多元。

黑枸杞的功效和作用难道是骗局吗?功效真相是什么?

记者观察玛卡与黑枸杞:不同的游戏,相同的套路

从冬虫夏草到天山雪莲,从铁皮石斛到野山参,从藏红花到黑玛卡,各种少见的植物在被冠以野生、稀有、高海拔、原始森林等名称后,再刻意包装出神奇疗效,身价扶摇直上。玛卡因所谓的"植物伟哥"走上神坛,黑枸杞因所谓的"抗癌功效"而广受追捧,但光环褪去之后一地鸡毛。玛卡辉煌了七八年,如今终于崩盘;黑枸杞仅仅五六年,价格就出现大跌。这些年不少经济作物都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命运,其背后几乎都与市场非理性炒作有关。深究现象背后,总能发现相同的套路:一夜间冒出来的神奇概念、价格猛涨带来暴富神话、一窝蜂扩大种植面积、投机商退出市场崩盘……同时,这类产品市场太小、销售单一,大多数种植者仅停留在采摘、销售等粗放式经营,缺乏深加工,一旦卖不掉就毫无用处。当野蛮生长导致供大于求之后,高位崩塌几乎就成定局。玛卡和黑枸杞的命运,再次提醒我们要对市场心存敬畏。价格暴跌无疑将严重挫伤各方积极性,悲观情绪还将蔓延。但随着行业洗牌,实力企业或可利用缓冲期苦练内功,也未必不能迎来下一次机会。此外,我们需要警惕的是,谁会是下一个黑枸杞?

草原直击盗采现象依旧,但已不再疯狂

"今年黑枸杞市场价大跌,不值钱,偷枸杞的人也少多了。"在青海格尔木郭勒木德镇,来自宁夏的承包商贺先生说。摩托车从草原上突突地驶过,扬起一阵黄沙。一只受惊的野兔从草甸上跳起来逃向远方。几十米开外的黑枸杞灌木丛里,一名穿灰色衣服的男子蹲在里面一动不动。"出来啦,别藏了,这么矮的树怎么藏得住人?走啦走啦!"看守草场的保锦昌下了摩托车,挥手大喊。灰衣男子站起身,讪笑着离开。见惯不惊的保锦昌也没表现出多少愤怒,即使对方提走了小半桶刚采下的黑枸杞。这里是青海格尔木郭勒木德镇金鱼湖草原,位于柴达木盆地中南部,也是野生黑枸杞主产地之一。郭勒木德面积2.66万平方公里,可利用草场超过1000万亩,在如此大的范围搜寻、驱赶盗采者,难度可想而知。9月7日上午,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保锦昌时,他已经从草场内赶走了4名盗采者。眼下正值黑枸杞采摘时节,在草原入口处,"严禁采摘野生黑枸杞"之类的警示牌和标语还在,但依然阻挡不了盗采者。雇佣保锦昌的老板是几名河南人,在格尔木承包了2万亩草场。另外还有一些宁夏人、福建人、浙江人等,在周边的阿拉尔、鱼水河、金鱼湖等多个草原承包草场。他们当中有人曾在云南种过玛卡,玛卡衰落后,又来到格尔木草原,目标主要就是黑枸杞。但能够生长黑枸杞的草场不到1/3,而且部分草场黑枸杞过于稀疏,已经没有太大价值。"今年黑枸杞市场价大跌,不值钱,偷枸杞的人也少多了。"来自宁夏的承包商贺先生说。贺先生给记者算了笔账:如果承包的草场内有1000亩野生黑枸杞,平均亩产20~30斤,即使每斤卖400元,一年毛收入超过800万元。除去承包费、人工费、各种维护成本等,毛利至少在500万元以上。可惜蜂拥而至的盗采者将发财梦击得粉碎。2015年,因为黑枸杞价格继续大涨,高额利润滋生出恶之花:草原上的野生黑枸杞被大面积盗采,一些承包商亏损严重。

谁是推手各路炒家接力,助涨暴富神话

药材商魏彬曾经在云南做过普洱茶和玛卡生意,2013年春节听说黑枸杞"刚有炒作苗头",实地考察后果断转战青海。从格尔木沿109国道深入柴达木盆地腹地,不时在路边见到这种结着黑色浆果的多刺灌木。一串串黄豆大小的果实饱满滚圆,像一粒粒黑珍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"过去我们从来不吃黑枸杞,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。"为记者包车的当地人马庆怀说,小学时贪玩,曾挤出它的果汁灌进钢笔当墨水,或者恶作剧抹在其他小孩脸上。作为盐碱地常见的一种野生植物,多年来黑枸杞都缺乏关注。但随着近年来声名鹊起,当地人也开始接受这种果实。马庆怀的茶杯就泡上了这种酸酸甜甜的小野果。"有没有保健作用不知道,反正都说它好,很多人也在喝,味道还不错。"而在传统的藏药中,黑枸杞的确是一种药材,用途还比较广泛。当地的藏族医生桑吉介绍,黑枸杞在藏药中称为"旁玛",它和红枸杞算近亲,有一定保健功效和药用价值,但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确实不知道。真正的炒作从发现黑枸杞富含花青素开始。2010年前后,黑枸杞被发现花青素含量比蓝莓高出20倍以上,而花青素具有抗氧化、抗衰老作用,于是出现诸如"抗衰老神药"、"美容界软黄金"等夸张宣传,后来竟然演变到更离谱的"癌症克星"。一夜之间,曾经无人问津的野生植物悄然变成"摇钱树",各路资本闻风而动。加之在人工栽培前黑枸杞野生产量稀少,成为炒作目标较容易,大批曾经炒作过虫草、雪莲、石斛、玛卡的炒家纷至沓来,竞相进入黑枸杞市场。公开数据显示,黑枸杞干果收购价从2010年每斤70元左右,一路上涨至2014年每斤800元以上,身价暴涨10倍不止。而零售价更高,普遍在1500元以上。一些高档滋补品、药材店,经过精心包装后则以克论价,零售价普遍在每斤两三千元,高等级的野生黑枸杞甚至超过5000元。在成都总府路一家滋补品专卖店,包装精美的黑枸杞目前仍然以每克3.6元销售,折合每斤1800元。"市场最好的还是2013年、2014年,简直就是抢钱。"9月8日,长期在青海、西藏做中药材生意的药材商魏彬(化名)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头天进草原收货,第二天送到批发市场就直接翻倍了,如果敢囤货还能赚更多。他透露,有囤货的同行,2014年一个采摘季就挣了上千万。魏彬曾经在云南做过普洱茶和玛卡生意,因缺乏风险意识,前期小赚后面大亏,赔了300多万元。

2013年春节,他听朋友说到黑枸杞,"刚有炒作苗头,外界了解不多,几个亿就能控制一半市场"。他感到机会来了,实地考察后果断转战青海。之后市场暴涨,不到两年,除将之前的亏损全部挣回来外还有赚。随着黑枸杞被市场热捧,众多实力企业也纷纷进军黑枸杞产业。以青海诺蓝杞生物科技公司为例,公司投入巨资在都兰、德令哈等地,建设了超10万亩的黑枸杞基地,打造出集规模化种植、生产、加工、零售于一体的全产业链。部分上市公司也不甘落后,主营节水灌溉的大禹节水宣布进军10万亩黑果枸杞产业,到目前已经种植3000多亩,预计2016年能种植1万亩以上。还有房地产商也按捺不住,跑到柴达木盆地承包土地种植黑枸杞。另一种力量也不容忽视,那就是数量庞大的农户跟风种植。在多个力量的合力推动下,黑枸杞种植规模呈爆发式增长。而当人工规模化栽培的黑枸杞大量入市后,市场价格不可避免出现了剧烈波动。

致命一击人工种植遍地开花,收购价跌去大半

人工种植的黑枸杞每斤收购价150~200元之间,野生的黑枸杞则在300元左右。相较过去每斤七八百元收购价来说,堪称暴跌。在距离格尔木约150公里的诺木洪农场,是我国集中连片面积最大、海拔最高的优质枸杞种植基地。眼下正值采摘季节,数以千计的采摘工人分布田间,收购商穿梭其中。但收购商均以传统红枸杞为主,对黑枸杞普遍缺乏兴趣。诺木洪农场农科所近年来一直在做黑枸杞研究,成功培育出花青素含量更高的黑枸杞,且可以大面积人工种植。同时,青海省林业科研部门成功突破野生黑枸杞繁育技术,成活率达90%以上。此外,以大棚种植为代表的人工培育方式,也得到规模化推广。这类农业科技上的重大突破,对于依靠炒作起家的黑枸杞却是致命一击。"黑枸杞炒的是‘物以稀为贵’,现在大面积人工种植,头年栽培次年挂果,而且持续高产、稳产,还怎么玩?"药材商魏彬说。分布在周边各产区的药材商也带来了"坏消息":新疆若羌人工种植黑枸杞面积今年增加了2万亩,库尔勒有棉花农场改种黑枸杞约2万亩,甘肃玉门已有3万亩,内蒙古巴彦淖尔9万亩……种植面积迅速膨胀,产量急剧增长。他们据此判断,黑枸杞种植已经失控,极有可能步玛卡后尘,面临崩盘风险。"2015年黑枸杞价格有所回落,但还是能赚钱。

今年黑枸杞行情则非常差,跌幅之大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。"魏彬说,作为中间商勉强还能存活,因为可以快进快出。但他本人已心生退意,在格尔木这些天只采购了10多万元黑枸杞,不及去年的1/20。与中间商能迅速抽身相比,搞规模化种植的企业就没那么幸运了。都兰县香日德镇一家种植面积逾4000亩的黑枸杞基地负责人表示,他们去年承包的土地,今年刚挂果就遭遇市场大跌,亏损已成定局,现在进退两难。当地多个黑枸杞种植基地开始挂牌转让,但鲜有接盘者。在格尔木枸杞交易市场,这个素有黑枸杞市场"风向标"之称的地方今年热度大降,交投低迷,一些店铺门可罗雀。9月8日,成都商报记者实地走访市场发现,根据等级,人工种植的黑枸杞每斤收购价150~200元之间,野生的黑枸杞则在300元左右。相较过去每斤七八百元收购价来说,堪称暴跌。

玛卡覆辙农户铲掉黑枸杞,改种红枸杞

许多跟风种植黑枸杞的农户,即使每斤只卖150元也找不到买家,部分农户干脆铲掉了黑枸杞,改种需求更大、价格稳定的红枸杞。黑枸杞剧烈的价格波动,让黑枸杞企业和种植户陷入焦虑——是否会重蹈玛卡覆辙?经过前几年爆炒之后,如今的玛卡沦落到几元钱一斤的地步。在云南丽江、四川攀枝花等地,种植户宁愿烂在地里也不愿去收。从格尔木的交易市场和批发商看,今年的黑枸杞行情都无法乐观。而在产业链的最底端,众多中小种植户普遍陷入亏损。"今年种植的黑枸杞每斤卖不到200元,产量又太低,算上人工,连成本都不够。"9月9日,郭勒木德镇枸杞种植专业户王占荣告诉记者。另一位邻居也表示,往年黑枸杞还在地里,采购商就争相上门预订一空;今年则人影消失,种植户只好自己拿去市场卖,价格低得让人伤心。王占荣说,今年新果上市后一直在跌。"8月份还能卖每斤200多元,进入9月份就只卖150元了。"目前他手上还有不少今年的新果,但价格太低没舍得卖。更糟糕的是,许多跟风种植黑枸杞的农户,即使每斤只卖150元也找不到买家,部分农户干脆铲掉了黑枸杞,改种需求更大、价格稳定的红枸杞。

郭勒木德镇镇长余映新证实,确实有部分种植户铲掉了黑枸杞。他说,地方政府一向不支持、不鼓励、不引导农户种植黑枸杞,对传统红枸杞则鼓励种植。"黑枸杞过去只用于防风、固沙,这两年莫名其妙就火了,纯粹是市场炒作,老百姓跟风种植会有风险。"在经过一片盐碱地的时候,那日松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被越野车碾掉的草皮,重新放进低洼处的一个土坑,并用脚踩实。他说,只有这样,这块草皮才勉强可能存活。格尔木的草原铺向天边,昆仑山巍然屹立了亿万年。傍晚的草原秋风渐起,发出呜呜的声音,黑枸杞的枝叶在风中飒飒作响。尽管还在9月份,但青藏高原的腹地已经颇有些寒意。站在无边的草原上,顿觉世界之大、人之渺小。天苍苍,野茫茫,大风吹过,尘土飞扬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31xiu.com/gongxiao/135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